盡诉水刀情---喜欢妳...却开不了口

  [复制链接]
查看 : 9960 | 回复 : 143
发表于 2013-7-12 05:58:3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後由 yob 於 2013-7-12 12:09 編輯

(近期因苦练简体字,以下会以简体字创作)


请大家支持乐叔的"我在水刀的日子。。。集體回憶帖。。。"
http://www.vshare.cc/forum.php?mod=viewthread&tid=746452&extra=page%3D1



有一段日子不曾写帖了,
一是因为近期自己工作繁忙琐碎,实在也没有空闲时间,
二是因为自己渐渐对混坛子这件事失去了热情,失去热情的原因就不细说了,
只是自己的一点偏执想法而已。

但我仍旧会每天晚上会到坛子里溜溜看看,今晚照旧登录坛子,
赫然发现水刀结业的帖子,感触颇多,夜不能寐。
想芸芸众生,茫茫人海之中,能与妳相识,吾之幸也。
人之相识,贵在相知;人之相知,贵在知心;
遂做此文以表倾慕之意。



盡诉水刀情---喜欢妳...却开不了口



时间久了,慢慢发觉自己变了很多,变得不再像从前的自己。
慢慢地由原先的大大咧咧,变得心思也缜密了些,也慢慢向着另一个人的样子变化。
只因我喜欢上了妳,现在才发现为了讨好妳会把自己变得面目全非。

现在说起来是2010年的时候了,
那年我第一次遇见妳,没在深秋的悲美氛围下,
那是一个初秋的夜晚,略带微风,
妳不施粉黛的出现在我的面前,第一次的邂逅只是一个擦肩,没有任何的话语,
却悄悄地打破了我沉寂的内心,以前曾以为不会因为技师而动情......

或许这一次用事实打了自己一个耳光,
自那一次邂逅,我总会不经意的出现在那曾邂逅过的地方,只想再来一次偶遇。
多少次的幻想一次次破灭,我没能再见过妳。
没能再来一次无意间的遇见。

转眼已是几个月过去了,我慢慢忘却了那次邂逅,
忘却了那不施粉黛的面庞,忘却了妳走过的样子。
当我就要忘记那不曾期许的邂逅的时候,妳又一次进入我的视野,
这一次是如此真切和不可思议。

同样是一个夜晚,我第一次真切的看清了妳的容貌,
依旧不施粉黛却有脱凡出尘,扎好的马尾显示着青春的活泼。
那晚我知道了妳是一个东北女孩,以前总听说东北出美女,没有真实的见到,
这次我是见到了,妳不似其他女孩般浓妆艳抹,总是一副清闲脱俗的的感觉,
让人不觉得眼前一亮,就像在吃过珍味后喝下的一杯沁人心脾的清茶。

妳的声音很好听,妳很会介绍自己,单姓单名,却说的人人都记住了妳,
而我感觉我是记得最清的了,一直多年后的我,再跟妳说起的时候,
还在重复妳当年介绍自己的样子。
那晚我悄悄地记下了妳的手机号码,却没鼓起勇气拨过去。
有时候我在嘲笑自己,很多事情都很果断的我,唯独感情这件事是我的盲区。
我可以很自然地跟其他女孩去交流,但却做不到轻松自如的面对妳{:soso_e117:}

渐渐的我也认识了妳,妳也认识了我,而我对妳的情意是妳所不能感受到的。
我把这颗种子埋在心底,久久的生根发芽,却不敢让它枝繁叶茂。
我很高兴和妳见面的每一次,也很珍惜每一次见面。
对我来说这就是机缘吧!

转眼间步入了2010年的冬季,深圳冬天的肃杀是让人可畏的,又到了回家的季节,
春运的列车已缓缓穿梭在南南北北东东西西,载着一年的收获和期盼,
离家在外的人都要回家了,妳也一样,也要回到东北那个妳的家。
或许这是暗恋时候的寂静吧,这段时间我们只是简单地电话来往和网上聊天,
渐渐了解到妳的开朗,妳的生活,妳的我所能知道的一点点我想知道的东西。

那个冬天是过的最漫长的一个冬天了,在家的时候偶尔也聊天通个电话,
偶尔也在视频上看到妳在家的样子。
可是感觉不一样,毕竟相差一千多里路,这一千多里路,
对暗恋妳的我来说是那样的遥远。

除了把自己逼得忙一点,占据想念妳的时间,我没有一刻不在想着妳。
见不到妳的时候愈是想念,讨厌自己在烟酒麻醉过后的茫然与不知所措。
我是彻底被一个没有太多交集的女人占据了剩下的心灵空间,
越是思念,越是茫然,不过熬过了一段时间也就离相见的时间更近了。

再次见到妳的时候,已是第二年的春天,红色的妮子,
大衣紧紧裹住那风华卓绝的躯体。
不再是马尾,转而是长发披肩。
春天的风悄悄地吹过掠起少许的发丝,在风中轻舞,迷了妳漂亮的双眸,
当修长的手指悄悄拨弄飞舞的长发之时,仿佛时光定格在这初春的风中。
我不忍心打扰这一幅画非一般的美景,妳却不失优雅的点缀了春的期盼。
我恨自己当时没拿手机捕捉下这动人的一幕,可我却多年难忘。

能再次见到妳,已是很高兴,我依旧用着对我来说最好的方式——暗恋,
又是一个半年,我们吃过几次饭,逛过几次街,逛街的时候我很生涩,
那时候也是我头一次跟妳一起逛街。
这句话也是几年后,我们再次逛街,妳常提起的一句话。

慢慢的我们接触的也就多了,我喜欢叫妳“姑娘”,妳也欣然接受了。
这一叫就是几年的光景,如今我还是如此的称呼妳,每次通电话,
我都是先喊一声“姑娘”。

春天的时光,在我们所在的这座城市里面总是短暂地,
这座城市的冬天喝夏天都是长久的,唯独春天和秋天有些短暂,
有时候还没等好好感受一下春天,就从冬衣换上夏装。
夏天总是漫长的,街上女士的装扮也更显清凉,妳的装扮亦是如此,
犹如狂躁的夏季里面一整清风。

一年之中,妳总得回到一千公里的家中两次,又是一个难熬的季节,
漫长枯燥,那个季节我和朋友接了个活,忙了一个季节,
依旧用疯狂的工作占据想念妳的时光。
可每当闲暇之时,我还是在不知不觉中想起妳的面庞。

2011年的中秋,我问妳有时间吗?一起去旅游吧。
我有点激动得不知所措,也忘记了该怎样准备,就这样一早上了火车,
缓缓行驶在路上,旅途并不开心,因为天气,也因为我不会讨妳的欢心,归来以后。
我下定决心向妳表白,

我说:“我可不可以追妳...做我的女朋友。”
妳的回答让我不知所措:“我还没准备好,暂时不想谈。”
第一次表白就被拒绝了,两年后我说:“当年我追妳,妳拒绝了吗?”
妳说:“你那样追女生,让谁谁也会拒绝。”我沉默了。

被拒绝后,跟大多数人一样,在一段时间内心情还是蛮郁闷的,
我拒绝了其他女生的爱意,没有心情去做任何本该做的事情,
不过我们还是像以前的朋友一样,但我觉得有点尴尬了,更不敢见妳。
那段时光很是煎熬,我抽烟抽的更狠,和兄弟们喝酒也很得更多。

彻彻底底变了个样子,什么事也做不好,脾气也变得更加暴躁。
现在想想也觉得很傻,或许对我来说,那段时间正好印证了那句,
“爱情让人疯狂”这句话吧。
麻木过后总得生活,慢慢调节一下,慢慢试着忘却。

这次的忘却却很痛苦,忘却我那次傻子的表白,
慢慢回到叫妳“姑娘”的平时氛围,让自己不再感到那么尴尬。
生日那天,我送妳第一份礼物,一条项链,本身算是半个基督徒,
给妳一条十字架的项链却从未见妳带过。
后来的事情就有点更难接受了...

妳恋爱了...一个大妳一岁的男士吧,直到后来妳跟我说起,
是那个男生每次都任劳任怨,在妳最需要的时候,出现在妳面前嘘寒问暖。
我就那样静静地听着妳的诉说,看着妳难过的样子,我真的说不出任何话,
我不知道该怎样安慰妳......
我不想看到妳难过的样子,我坐在一边静静抽着盒子里为数不多的烟卷......

妳恋爱的那段日子,我见过妳跟那个男生在一起的样子。
每次见到,我都抓紧远远躲开,我心里有点受不了,不过时间长了,
我也就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,原本就一个人,就因为妳的突然闯入内心,
而令我自己自找麻烦吧。

那接近一年的时间,我们通话的时间更少了,基本上就不通信,虽然我们距离不远。
见面也没有了寒暄,我疯狂的做事,也就慢慢淡忘了以前自己所做过的蠢事吧。
这段时间我也接触过其他女生,也有关系很好的,不过每当要做男女朋友的时候,
我都害怕了,我也为此而失去过很多。

因为心里原先就有了妳,当真正面临同样的事情的时候,原本忘却的妳,
却又出现在脑中,我知道我无法忘妳,我知道我喜欢的人还是妳,
纵使妳已经有了男朋友,我依旧一个人过活,跟兄弟们在一起的时间更多,
还是喝酒唱歌,过着单身人士过着的日子......

2012年上半年,我没在联系过妳,也算是习惯了像以前没见过妳的样子。
算然有时候也碰得见妳,内心却没有那种波澜。
不过兄弟们都知道我喜欢妳,一直喜欢妳,每每兄弟们提及妳,
我由原先的恼怒而变得没有感觉。

直到十月末的一个夜里,在外面走着的时候,刚跟一个朋友通完电话,
朋友让我去参加一个聚会,通完电话看到手机上有个未接电话是妳的,
我沉思了一阵,还是给妳回过去了。

妳说:“你在哪?忙什么呢?”

我说:“在路上。”

我问妳:“妳在哪呢?”

妳说:“在......”

我说:“奥,我也在这附近。”

妳说:“我在这等你,那你过来吧。”

我说:“行,我马上到。”

就这样算是时隔很久的第一次见面,也是时隔很久的一次散步,
跟朋友打了个电话告诉他聚会不去了。
跟妳走了很久,一开始像是久未谋面的朋友,有点激动,只是对我来说有些激动吧。
慢慢的妳跟我说,妳失恋了,妳想挽回,但是对方似乎心意已决似的,
妳打不通他的电话,发短信不回,妳越说越伤心,十月末的夜晚还是有点微凉的,
尤其坐在街上。

我静静听着妳的诉说,默默地抽着烟。
我已经忘记自己是怎么安慰妳,带着的两包烟被我抽的差不多了,
期间妳向我要过一根烟,妳抽着抽着,我看到妳的眼圈里有些异样。

那晚跟妳聊了很多,看着妳心情也慢慢好点了,像以前一样,
我又一次近距离的跟妳能谈心,能够给妳一点微弱的帮助,又一次喊妳“姑娘”,
夜深了,送妳回到住处,我也回到了自己的住处,可心里却很矛盾,
往往在要忘记一个人的时候,总是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。

我知道我跟妳是不可能的,我只能充当一个好朋友的角色,
陪着妳走过失恋的日子...妳问过我:“你遇到烦事多久能忘记。”,
我说:“我一般遇不到,遇到了一会功夫也就忘了。”其实我只是说给妳听的吧,
我说:“我没心没肺,不记事。”
妳说:“怪不得,看你整天乐呵呵的。”我是能笑笑。

有时候我的确没心没肺,不想有那么多烦恼吧。
妳失恋后,为了让妳能心情好起来,我跟妳接触的更多了,在一起的时间也多了,
兄弟们以为妳是我女朋友了,我却说不是,因为我看不过妳难过的样子,
反正那段时间,我尽我最大的可能去让妳慢慢忘记失恋的痛苦......

和妳吃饭聊天,还有一次给妳洗过一件衣服,那次我很认真的去洗,
生怕留下任何的污渍,第一次洗的时候,晾干才发现还残留一些洗衣粉的印记,
我再次重新洗干净,晾干,不敢放在屋子,生怕抽烟弄到衣服上竟是烟味。
那是我唯一一次给妳洗衣服,妳跟我说:“你忘了以前吃雪条时,给我粘衣服上了,
那件衣服还没给我洗呢,这都两年了。”
我也想到了以前那时候,却说不出话,给妳衣服以后因为有事,妳也忙,
我很快就离开了,不过看到妳开心的样子,我还是很高兴,毕竟妳不再那样忧伤。

渐渐地,一起吃饭,一起游走于路上,
有一次,天灰蒙蒙的下着小雨,路上有积水,
妳突然说:“如果是他,路上有积水的时候,他会背我过去。”
妳还是没有忘记他......有时候就是触景生情吧。

我只是作为一个朋友安慰妳,因为我知道这种事很难在短时间忘记。
知道妳喜欢吃雪条,只要在路上碰到,都会买一个,妳有时候累了,不想下楼的时候,
我会买好饭给妳送去,雨天送伞送饭,生病时候陪妳看医生,
男朋友能做的我都做了,只是我们是普通朋友......

记得有次妳去给人家做伴娘,而我在外面喝酒,喝完就往回走的时候,
看到有卖雪条的就顺便买了,问妳在哪,妳在公司,我连忙搭车,
赶到把一些干果水果还有雪条给妳送去,而我那时已经喝醉了,劲量保持清醒,
等给妳送到回去的时候,酒劲来了在车上就睡着了,一直睡到第二天。

醒来第一件事就是给妳拔了电话,问妳还好吗。
我都不知道我为何去做,或者我该不该做,有时候也问自己,只是普通朋友吧?
慢慢发现我还是心里喜欢妳,我也知道不可能再有一次表白,何况妳失恋不久,
心情刚刚好起来,我也害怕再次被妳拒绝,我很矛盾......
我一直尽自己的努力使妳脱离失恋的感伤,做我能做的,可时间总是短暂的......


马上到了2013年的春节,
妳给我打电话说:“帮着我买车票吧。”
那次我们两个人一起在不同的地点等着售票时间的到来,
在铁路网网站上抢购为数不多的车票,最终是如愿以偿了,车票买到,
可以顺顺利利地回家。

走的那晚,妳说:“家里有个风俗,出门的饺子,回家的面。”
那晚到了妳的住所,先去隔壁的小饭店吃了一顿饺子。
吃完回到妳的住所帮妳拿了行李,打了车赶到火车站,买了站票送妳进去,
等到火车的到来,送妳找到属于妳的卧铺的床号,安置好我就抓紧往火车外跑,
毕竟停站就五分钟时间,就要在列车员关门的那一刻我下了火车。

三十几个小时的车程,每到饭点我都给妳信息问妳吃了没,
有时候自己都感觉自己很烦。
回到住所,看到周围的人也都急匆匆的准备购买年货回家了,
独自一人躺在床上抽烟,想到自己也得回家了。

又像以前一样,对妳的突然进入,又是很久不能见到妳有点伤感吧。
不过没再像以前那样的急切,毕竟经历过一次,被拒绝过一次,没了那样的感觉了吧。
这段时间有给妳发过信息,有给妳联系过,不过因为是的确有事的原因,
跟妳通信也不多,毕竟忙的事情太多。

后来在网上聊天的时候问过妳什么时候回来,得知妳归程的时间后,
我早早赶回住所,先和兄弟们好好聚了几次,毕竟都很久不见了,
等到妳归程的那天,我和兄弟们本来是包夜唱歌的,到零晨下半夜才打算去接妳,
而又不敢直接去接妳,妳跟我说过妳和朋友一起到。

我只能编了个谎话说:“妳那个点赶到的时候,我也刚从外地回来也在火车站,
到时候顺便接妳。”那晚唱完歌,时间才是晚上九点,兄弟们回去,
而我去了火车站对面的酒店办了房卡,先睡了一觉,一直到零晨三点半。
我在出站口一直等,妳跟我说列车晚点,我就一直等着,
直到看到一波一波人出来以后,在人群中发现了妳。

拿过行李打了车往住所赶,我还是那个谎言说:“我也刚到。”
车上妳给家里报了平安,说和我在一起,当时我有点惊愕,妳跟妳父母提起过我?
我自己问自己,把妳安置好,也就放心了。

后来,接触的越来越多,依旧是吃饭逛街。
努力向妳希望的男生的样子迈进。
健身,试着戒烟试着戒酒,不过戒烟多次我都没做到,抽了那么多年说戒真的很难。
不过跟妳在一起,我都尽量很少去抽烟,不是实在憋不住,我一般都不抽。

那天晚上,兄弟打电话说妳找过我,我以为有什么事情就急匆匆赶到,
但是妳已走了,我打妳电话没人接听,给妳发信息也没有回信,我不知道有什么事情,
心情也一下子低落了,拽着兄弟出去溜达。
近九点的时候,妳打来电话问我吃饭了没,我知道妳肯定饿了没吃饭,我说没吃呢,
妳说吃饭去吧,我吃过饭了,只是因为妳还没吃,我怕说了吃过了,
妳也就不去吃饭了,妳肯定会说:“那算了吧,不吃了。”

最近这一次吃饭,妳跟我说,妳跟父母说起过我,说我什么都好,就是有点胖。
其实我不是很胖,只不过妳个子很瘦,那次我听到这些话,
心里不知道是高兴还是庆幸,可我依旧没再敢跟妳表白,我真的害怕,
害怕我再一次说出口后,这样朋友的没得做。

那晚吃饭后,走在路上,妳一路上很开心,看到幕墙我们瞅着模糊的影像,
第一次挨着那么近的去像孩子般比身高。
走了一会,买了些水果,送妳回去,我自己也蛮开心的。
从第二次见妳这段时间,性格脾气,都变了不少。

或许我考虑的太多,想着自己去有能力给自己喜欢的人想要的生活,
很早的时候曾写过一篇短文,只是写给妳看的吧......
妳给我的留言是:
“没有哭的稀里哗啦,但真的流泪了。”


直到现在,我依旧不敢表白,感情这边依旧是我的盲区。

现在,我依旧像好朋友一样守候着妳。



金虫
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
评分

4

查看全部评分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3-7-12 12:18:58 | 显示全部楼层
winnipeg 發表於 2013-7-12 11:27
So touching.  I am crying now

Thanks your support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发表于 2013-7-12 06:03:56 | 显示全部楼层
久違了金虫兄
先霸沙發慢慢看再回
 楼主| 发表于 2013-7-12 06:17:36 | 显示全部楼层
unhappy123hk 發表於 2013-7-12 06:03
久違了金虫兄
先霸沙發慢慢看再回

樂叔!真係好早啊{:soso_e113:}
此帖都係回應你喺吹水區份大帖而作{:soso_e142:}


"我在水刀的日子。。。集體回憶帖。。。"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发表于 2013-7-12 06:35:45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非常感人!我 没有哭的稀里哗啦,但也真的流泪了。”谢谢你啊!
 楼主| 发表于 2013-7-12 06:45:29 | 显示全部楼层
e通道 發表於 2013-7-12 06:35
非常感人!我 没有哭的稀里哗啦,但也真的流泪了。”谢谢你啊!

欢迎坛中的师兄来访
多谢师兄支持{:soso_e181:}
发表于 2013-7-12 07:31:48 | 显示全部楼层
男追女,隔重山,自古皆然,樂在其中吧,我看快到終點了
发表于 2013-7-12 08:03:52 | 显示全部楼层
yob 發表於 2013-7-12 06:17
樂叔!真係好早啊
此帖都係回應你喺吹水區份大帖而作

愛從來就是苦惱但又充滿甜蜜。。。
我其實覺得你已表白得很清楚。
很多人不敢表達就是怕失敗後失去,
我也是過來人,但不作主動就永遠到不了起跑點,
有一名句:世上沒有不可追的美女,
只有追不到的。。。

多謝分享,放條 link 去我個帖啦
发表于 2013-7-12 09:33:17 | 显示全部楼层
謝謝師兄, 我也流淚了{:soso_e154:}
发表于 2013-7-12 11:27:38 | 显示全部楼层
So touching.  I am crying now
 楼主| 发表于 2013-7-12 11:46:30 | 显示全部楼层
Lafite 發表於 2013-7-12 07:31
男追女,隔重山,自古皆然,樂在其中吧,我看快到終點了


有些失去是注定的,有些缘分是没有结果的。
爱一个人,不一定拥有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